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妙虚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满目青山一一妙虚法师泼墨山水赏析

2014-01-08 11:22: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颛孙恩扬
A-A+

  通玄峰顶,不是人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

  禅、山水、泼墨,德韶禅师的这首偈子或可概括出妙虚法师的生活及艺术状态。

  泼墨及泼墨减笔画在唐宋间是一种非常流行的绘画形式。在那一时期的诗词当中,我们常能读到“泼”、“洒”、“横扫”等形容泼墨的词汇。“万古阴崖雪,灵根不为枯……拄访谭玄客,持看泼墨图”。“手援毫,足蹈节,披缣洒墨称丽绝。石文乱点急管催……攒峰若雨纵横扫”。诗中对泼墨画及对泼墨创作的生动描写,足以说明泼墨画在那一时期的流行与影响。史载这一时期的泼墨画及泼墨减笔画家有王洽、顾况、张图、石恪、梁楷、玉涧、法常等等。晚唐五代以画“十六应真”人物画而著称的贯休,竟也是泼墨画家。他的“松根击石朽,桂叶蚀霜鲜。画出欺王墨,擎将献惠连”的诗句,足见其对自己泼墨画的自诩。诗句中的王墨就是画泼墨的王洽。“几多僧只因泉在,无限松如泼墨为”。贯休以泼墨画境譬喻盘礴有势、清凉风生的松林实景,令人想到后来董其昌“以笔墨之精妙论,则山水不如画”的审美取向。

  画境胜于自然山水,应是作者在主体精神和自然山水相融而不执于两边的真实状态下,所呈现的不二之境。这一真实映射,正是禅宗审美所强调的禅境表现。即是笔墨超越色相物性而达心灵境界的纯粹化特征。放棹江湖、山林隐逸、超越自然物象的文人情节和这一时期“常离法相,自由自在,纵横尽得”《坛经》的禅宗思想是相应的。贯休是诗僧,也是画僧,他诗中的山水有当时的泼墨审美情境并非偶然。这一时期以山水喻禅机,习泼墨或专注减笔的画风在南宋及元达到高潮,蔚然大观,画史相应地出现了禅画一派。

  禅、山水、泼墨混然为一的特征,也正是妙虚法师泼墨山水的特征。

  妙虚法师承继一诚长老的沩仰宗、临济宗法脉,在闽南佛学院妙湛长老座下研习经论六载,后隐于九华山之天华峰顶,高山兰若,栖身于山水,忘俗于烟霞。经禅之暇,研习汉碑,追摹魏晋法帖。山间四时之境,春云夏雨,霜月霁寒,朝闻晨鸟振林,暮味夕曛印山,游目骋怀,此时眼中之山水,或正是法师后来表达心性体验山水的资粮。这一时期法师又临习了清代四王、四僧乃至宋元大量的传统山水,笔者看过法师早期临习的作品,可谓摹画求诸精微,临帖尽其研妙。妙虚法师曾回忆说,这种独上山居的生活才能真正静观“大块文章”,了然山水精神。若单论观山游水,法师在年少未出家时,已经四方游历写生。然而那只是书画家那种游观山景,摹写物态,而后出家习禅,息心居山,才能说神侔自然。北宋范宽曾有心得,大意是说与其师诸人,未若师诸物,与其师诸物,未若师诸心。经典传摹、静观山水、通达心性,三者融汇无碍可谓得山水化境,这是历代大家作法。所以在画史中才有一种画者与山水默契的传奇,如王洽泼墨之与海中山,荆浩之与太行,范宽之与终南,弘仁之与黄山等等,笔墨种种自心源生发,由山水中得来,才有这亦真亦幻的化境山水。妙虚法师之与九华山水,正是这一种默契。

  数载后,妙虚法师到了江西,于佛学院行香教学期间,胸中丘壑似乎喷薄,竟一次画去数刀宣纸,数百张泼墨山水,痛快淋漓。然事后拣拾可观者不足十数。这一时期的泼墨多以气势胜,在构图上还有明清以来山水程式的影子,黑白虚实还有构成琢磨的痕迹,这倒可以看出法师对泼墨山水的探究,山水在胸中涵养。

  泼墨之难,由此可见,就山水画史而言,唐宋人的山水画法与明清人的山水画法截然不同。唐代王洽、顾况二人创泼墨法亦是先经历浙东沿海“写貌海中山”数载,然后在大历年于吴越江南氤氲泼墨画,当时隐士玄真子张志和也在湖州作逸品泼墨山水,题以渔父词,为颜鲁公、皎然所激赏。自此以后千年,乃至今日,以吴越为中心的江南地区一直是水墨画的天下,而泼墨法尤为水墨之法眼,写意之极则。当然,如今也流行谈论泼墨泼彩法,多喜欢以泼墨喻画家风格,但真正的泼墨并非轻易可得。泼墨不仅仅是一种水墨技法,更是一种艺术精神和生命状态的审美呈现。

  泼墨其难度在于临机应变与瞬间生发的心灵感受。当作者的笔墨在纸素上挥洒,在虚白中变幻,艺术主体所有的想象、情感都在这个空间自然流动。泼墨创作的过程倒像是佛家“缘起法”的佐证。自然中的山川、物相、纸素、笔墨与作者的心性不期而遇。笔墨承载着作者的精神,在觉与不觉中,胸中之山水、自然之山水已然在纸上凝结。“窥叹笔生峰,究似无心造”!

  妙虚法师常说自己的泼墨山水画境是真实的,是烟雨江南,是九华烟云的真实写照,并非抽象与夸张。这与美术史及一般画评认识不同。近现代以来,画史强调所谓写意与工笔、表现与再现、写实与夸张等风格区分,泼墨画作为大写意典型被认为是夸张的画法,也有观点认为泼墨法与西方表现主义类似,认为泼墨减笔画强调夸张与抽象。其中顾况大历年于江南泼墨的情形被类比为美国画家波洛克的抽象表现画风等等。这些一般认识蒙蔽了唐宋泼墨画真正的价值,对于学画者也是一个误导。泼墨画与狂草书从来就不是基础与平常画风,一直以来,懂泼墨与能泼墨者可谓凤毛麟角。这一状况下,妙虚法师可谓承接了泼墨画的本源。通过对禅法的实践及对山水的观照,他的泼墨画就成为一种对自我生命状态的写真,通过他的绘画语言表达出了一种生命与自然圆融无碍的审美体验,表现了九华山水阴晴明晦的真实。因此,读妙虚法师的这些泼墨山水作品,能使读者找到一条可以通向自我生命圆满真实、明净澄澈的审美路径。

  自江西又回到九华山后,泼墨成为妙虚法师山水艺术的主要方向,随着内在境界的日臻成熟,许多泼墨小品似信手拈来,触目即成。已不见传统山水画的分段程式,水墨随机而发。山石树木,烟云流泉乃至清风雾岚一泼而下,并作一事呈现出来。不修饰润泽,也不求平做险,内外之境相融通无碍。

  “或笑或吟、脚蹙手抹,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泼墨最早由广阔的大海生发。海,即是对心性广阔无边的譬喻;泼墨,正是观海的譬喻。观海而泼墨即观心性而泼墨。观海而忘海,泼墨而忘泼墨,当笔墨与纸素际遇,如同月华洒向大地,这无机的艺术心灵正体现了禅宗思想所强调的横超直指。无边的禅悦,一石一水如沐晨岚,清新欢愉。这种情愫正是历来禅宗画所共有,了无罣碍,触目菩提。

  真正的旅行者不会刻意定制一个风景范式,往往是在行走中发现自然美。刘勰说“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因心成境,诸识所感,如梦如影。“泼墨”就是当下了断。

  惟信禅师的“老僧三十年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三十年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如今得个休歇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几度转换蜕变与升华处,或许可见山水的真实。妙虚法师的泼墨山水,正是这正法明心的别传,悟道之言筌。“画耶,非画耶!笔墨耶!自性耶!聊将枯木写寒空,白云千里万里……”!

癸巳冬月

颛孙恩扬写于北京筏喻斋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妙虚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